幽冰中文 > 都市小说 > 纸醉南柯 > 第二十四章

  冷敬东十分惊讶地看着添龙,问道:“是谁告诉你的?”

  添龙故作神秘地说:“是一直以来暗中帮助你的人。”

  “是她?”

  添龙点了点头。

  知道添龙是她安排来帮自己的,那么肯定是会给添龙一定的信息,但是自己公司内部出了内鬼这样的事情,她居然比自己先知道。着实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好吧!我安排一个能够顺利摸查到公司内部核心的职位给你,你觉得呢?”冷敬东问道。

  添龙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他不紧不慢地说:“我要安排三个人进去,我直接进集团公关部,毕竟我代表你参与的比赛,相比很多公司的人都认得出我,内鬼对我肯定会有戒备。另外安排得两人,一个进技术部门,一个进人事部。这两人都不需要很高的职位。”

  冷敬东听了后点了点头说:“好的,我会尽快安排的。这两天就还是在澳门先住着。”

  “敬东,我要的住处可安排好了?”添龙又问道。

  “也就几天时间了,还是和我住在一起吧!”

  添龙想了想说:“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今天上午我带方晓筱去都赌场转转。要问你拿辆车开了。”

  冷敬东从口袋中掏出一把车钥匙丢给添龙说:“这辆车是昨天刚提回来的。等了我大半年,第一次就让给你了。”

  添龙接过钥匙,笑着说道:“这怎么好意思?”

  添龙回到房间叫醒了方晓筱,等她洗漱化妆后,到了停着众多豪车的地方,按了车钥匙,只见一辆白色的保时捷918Spyder的蛤蟆灯亮起。

  添龙心想:这有钱公子哥可真阔绰,价值千万的跑车第一次就让自己开了。

  随着油门的轰鸣声,添龙带着方晓筱开始了今天的行程。

  这次他去得并不是永利或葡京这种老牌赌场,而是去了建成不久的巴黎人。那个等比例缩小的埃菲尔铁塔耸立在赌场前广场上。

  进了赌场内,先带着方晓筱买了点奢侈品,再品尝了里面的高级料理,最后进到赌场。添龙并没有兑换很多筹码,只是兑换了60万的筹码,他并没有赌,而是将筹码全部给了方晓筱。

  添龙和她说:“晓筱,我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下,你在这边先玩着。我大概三个小时候过来找你。”

  方晓筱点了点头,添龙走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一下她。她一直注视着自己,直到消失在她视线中。

  在路上,添龙又一次动摇了,昨天的深情相吻,到今天的依依不舍。到底是变了心,还是却有苦衷?

  连着三天,他又一次来到了射击馆。轻车熟路得进去,刷脸,拿枪。他已经射击的环数也越来越高。

  关老爷走了过来,看着标靶说:“小鬼,第三天能这样是不错的成绩了。”

  添龙摸着自己的头说:“关老爷子,您过奖了。”

  关老爷拍着添龙的肩膀说:“小鬼,你就不用谦虚了,三天时间,能这样,真的很不容易了。至少我是头一次看到你这样进步神速的。”

  “关老爷,我能问些关于卢恺乐的事情吗?”添龙问道。

  “哟!你这小鬼居然对这个木头感兴趣?”

  “只是觉得他很神秘,就好奇想问问。”说着便拉着关老爷一起坐在沙发上。

  关老爷也没任何保留,张嘴就开始说了起来。“卢恺乐,曾经是雪豹突击队第三支队支队长,参会与过很多维和与反恐任务。属于人狠话不多的类型。”

  “那他现在呢?”添龙急切地问。

  “嗬!这个可不能和你说了。”关老爷连忙打断添龙的问题。

  添龙心想:什么嘛!这些信息一点用都没有,看他身手就知道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主要想了解他现在。可这老爷子倒好,完全不愿意多透露什么。

  “那么……?”

  “不用多问了,我也只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的,现在我是真不知道。你也别多问我了,想知道什么直接自己问他去。”关老爷说完便起身离开。

  添龙有些失落,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关琳琳叫住了他。

  添龙满是疑惑地问道:“关琳琳?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关琳琳手上拿着一个公文袋,有点羞涩地说:“是这样的,恺哥说如果你一个人来的时候,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添龙接过公文袋,说:“搞得神神秘秘的,不过还是谢谢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关琳琳依依不舍地向添龙道别,真希望他每天都能来这里。

  添龙回到车上,打开纸袋一看,里面是7个人的资料信息,还附了一张纸。纸上赫然写着:

  “我知道你在离开澳门前一定会来这里,里面的资料信息是最近2年里我觉得在冷峰建设中比较可疑的人。

  你可以向这些人着手调查,因为在过几天我就要去办另一件事情。所以没有办法亲手交给你。而这些人里面有许多冷家和罗家的亲戚,所以不便当着他们面给你。

  资料不是很多,看完即毁,不要留存,切记。

  另外在你去集团总部之后,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联系我。”

  添龙看完后纸上的留言后,就拿起这7人的信息。

  罗康诚,男,55岁,罗晴的叔叔,任职建设部副总经理。

  罗敏,女,27岁,罗晴的堂妹,罗康诚的二女儿,任职行政部总监。

  华鹏飞,男,31岁,罗敏的丈夫,任职公关部经理。

  陆豪,男,29岁,罗晴的表哥,任职市场部经理。

  薛凯,男,54岁,冷敬东的三舅,任职采购部经理。

  冷祖列,男,37岁,冷敬东的堂哥,任职销售部经理。

  周霏霏,女,25岁,冷祖列的妻子,任职人事部经理。

  看了这些人的信息。添龙心想:怪不得卢恺乐要偷偷地给自己,这简直一个庞大的家族企业啊!

  添龙发动了车子,就往巴黎人驶去。一路上并没有太多车辆,澳门就是人少,开车顺畅无比,怪不得冷敬东在这边买这么多豪车。

  突然,前方路口有辆面包车停在路边,打着双闪。似乎是抛锚了,但是堵着自己的去路。添龙停车准备绕行,那辆面包车突然挤住去路逼停了跑车。

  添龙心想:坏了。

  车上窜下几个壮汉,强行将添龙从跑车内拖出,添龙正准备拔枪,突然后脑一阵剧痛,渐渐失去了意识。壮汉将添龙拖上面包车后扬长而去。

  冷敬东是在晚上9点左右接到警局打来的电话,得知自己的918停在道路上,当即意识到添龙可能遭遇了不测。而此时卢恺乐已经到成都办事,罗晴又因为要安排添龙去集团总部的事情,中午就动身去了杭州。

  他一个人来到警局。

  办案警官和冷敬东说:“冷先生,您好,我姓吕,你可以叫我吕警官。我先给您看下,我们通过道路监控探头拍到的画面。”

  从道路监控视频看到添龙被绑上了一辆面包车,而警局在调取各路段监控时候发现有两个路口的监控在面包车经过前五分钟被破坏。之后就再没有发现面包车的踪迹。

  这很显然是一起有预谋地绑架。问题是绑匪的目的是什么?

  警方做了两种猜测:

  第一种,绑匪原本的绑架目标是冷敬东,而结果错把聂添龙给绑走了。

  第二种,绑匪本来就是随机下手,因为这条路过往两处豪宅区,又因为看到开着豪车的添龙,所以就实施了绑架。

  警方的定论是第一种的可能性最大,其次是第二种。

  而此时冷敬东和吕警官说了第三种猜测——绑匪原本要绑架的目标就是聂添龙。

  吕警官有些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冷先生会有这种猜测?”

  冷敬东面带难色地说:“这是我的直觉,我总感觉绑架的目标就是他。”

  “那我们也会顺着这条线索去找。”

  冷敬东焦急地说:“那么就拜托你们尽快吧!有任何消息请第一时间告诉我。”说着就准备走出警局。

  吕警官突然喊住冷敬东,说:“冷先生,忘记告诉您了,我们在车上发现了这个。”说着拿出两个证物袋。

  冷敬东一看,一个袋子里装着一把手枪,而另一个袋子里装着一个公文袋。

  “您能确认这两件物品是聂先生的吗?”

  冷敬东摇了摇头,说:“我不能确认。你们有消息第一时间和我联络吧!我有点累了,先走了。”

  怀着沉重的心情,冷敬东走出了警局,天空中飘起了雨。站在雨下获得一片短暂的安宁。

  一片漆黑,双眼似乎被蒙住。手和脚也都被绑得死死。动弹不得。

  又是木屋,闷热潮湿,双手被反捆,汗水已经打湿了后背。后脑勺的口子已经愈合,时不时地伴随着隐隐阵痛。

  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隔壁传来打牌的声音,听他们说的话并不是中文,更像是越南和缅甸一带的语言。

  现在的境况比那天在游轮上更差,好歹游轮上是知道谁对自己不利,而现在是谁下手的都不清楚了。冯少杰已经把他当作手中的棋子,不可能对自己下手。那还会有谁呢?

  正在思索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