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游戏小说 >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反而兴奋

  恋上你看书网,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院落深深,大宅院两侧的石雕异兽口衔灯烛,照亮道路。

  看不到石口中点的到底是什么火烛,光线惨白中带着丝丝幽蓝。

  不过,相比于十二位提白纸灯笼的美丽侍女,路边石灯的诡谲程度就差远了。

  依旧是主人家居住的后院阁楼,十二红绫恭恭敬敬立在小院子里,让温久独一人进入。

  “温公子,加油呀!”

  腊月一手提灯,一手攥成拳头挥动。

  “加你个皮皮虾的油。”

  温久苦笑着摇摇头,想着就这样下去也好。

  对于红嫁衣来说,千年百年都能过去,温久哪怕一辈子都来看看,也只是岁月长河里的短暂过客。

  …当然,游戏数据化的身体如果没有常规寿命,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踩上木质阶梯,发出轻微咯吱声。

  随着响动朝顶楼延伸,客室里身穿红嫁衣的身影不由伸手揪住胸口绣花衣襟。

  好久,没有这样的心跳感了…

  不,前次温公子来的时候,也是这种心跳…

  推开房门,恰好迎面单脚踏上走廊的温久,红嫁衣一个飞扑,几乎没有重量的身子贴入心上人怀里。

  “安小姐…”

  冰凉纤细的手掌牵起温久的左手,红线一圈圈缠上,串起双方心思。

  温公子又来看我啦…

  “咳咳,我这是有正经事。”

  和红嫁衣混得熟了,温久放松许多。

  伸手穿入红嫁衣胳膊下,将它抱开,“真的是正经事。”

  戴着深绿玉镯的素手挥舞。

  先进屋吧。

  “打搅了。”

  熟悉顶楼的会客室,在未出嫁前,男子不能进入红嫁衣的闺房,只能在客室里交谈。

  倒上茶水,常规意义上的茶水。

  等温久饮过三两杯,家长里短说了一圈,才拿出记录符。

  “安小姐,这里头记载的邪系灵能,你有接触过么?”

  二指捻起记录符,红嫁衣的精神力透入其中。

  有红盖头罩着,看不到它的面色,温久隐约感觉到红线传递来略微凝重的情绪。

  红嫁衣识别出其中四手邪煞的邪系灵能,也知道这东西和‘末道巫祖’相关。

  然后是伪邪神的邪系灵能记录。

  这…也是‘末道巫祖’的衍生邪物。

  “这样呀…”

  黑尘瘟村任务结束后,温久被暮沉舟私下叫着见了次天马市高层,当时许八方、钟鸣都在场。

  他们提及过骨骑战场提取的信息中分析出四手邪煞的邪系灵能,还有另一位伪邪神。

  战斗惨烈,记录成果杂乱不堪,无法验证伪邪与‘末道巫祖’有关。

  倒是红嫁衣这边专业对口,轻松识别源头。

  不过,这个情报无伤大雅。

  伪邪神和四手邪煞一同遁逃出战场,可以猜测二者的关联性。

  而且‘末道巫祖’在阴谋不得已提前爆发的事件中,确确实实掏出了衍生邪神级别的东西。

  衍生邪神呀…

  温久问过暮沉舟,历史上有能力亲自创造衍生邪神的家伙,算上已经被击杀的,依旧不超过一只手的数量。

  能衍生邪神,蹦出个与‘末道巫祖’相关的伪邪神,反倒不足为奇。

  温公子…你不会是要去和伪邪神级别的敌人战斗吧?

  红线传递来担忧的情绪,红嫁衣表示,纯粹是去送死。

  “呃,肯定不是我一人去,要有肃暗者大队前往。”

  本次事件中存在骨骑、存在伪邪神、四手邪煞。

  这强度算不得5星危险度,但肯定比黑尘瘟村恐怖。

  反观红嫁衣,对于邪物是否被击杀没有半点顾虑,它只担心温久是否有危险。

  “对记录符里的其他邪系灵能,你有想法吗?”

  简直对答如流,红嫁衣清楚里头还有邪神‘骸龙御’衍生的邪物,和骨骑相关。

  即便没有叫出黑晶猎鹰、黑晶猎犬的具体名字,它答复的结果已经很让温久惊叹了。

  ‘骸龙御’是邪神未被封印前已有的名号,红嫁衣知道不奇怪。

  而“骨骑”是策略总部为了方便称呼,在邪煞通缉名录的0333编号外,额外给的代号。

  知道通缉名录代号,红嫁衣的见识可够广阔。

  很正常呀。

  红嫁衣嘀咕着,我和十二红绫成为邪物几百年,天马城市群和附近的城市群逛过不知多少趟。

  “你逛什么呀?”

  找心上人呀。

  说起心上人,红嫁衣炫耀似地牵起红线,传递来的情感煞是甜蜜:这不找到了嘛。

  “不不不,我跟你讲清楚,这事情没个定数的,我是肃暗者,你是邪煞。”

  经历多次接触,温久了解红嫁衣在痴情之余,还是讲道理的。

  它知道人类和邪物的对立立场,问题在于这份禁忌反倒让它更兴奋。

  总觉得红嫁衣有一种...想看温久保持肃暗者立场,然后经不住诱惑,堕落沉沦...的感觉

  起初温久没觉察,后来渐渐才意识到,每当提起绝对的对立关系,红线总能传递一份病态的刺激心里。

  起初还很隐晦,越说它越敏感,那种追逐禁断的…

  “咳咳。”

  温久的表态果然没有让红嫁衣郁闷或者憋屈,反而更躁动了。

  红线传递着真实情愫:

  哎呀,我知道的,我了解,总能慢慢来的吗。

  嘻嘻嘻。

  表达完情绪,红嫁衣站起身凑到边上,双手从后方环抱温久的脖子。

  皮肤记忆被唤醒,衣领拉开,接触空气时已有酥酥麻麻的预感。

  “我跟你说哈,吸血没问题,但是你可得老老实实在玲珑古镇呆着,其他邪物也一样,不能出去害人。”

  天马城市群高度戒备状态,这时候若是和红嫁衣相关的行迹被目击,且不说直接伤害,单给策略分部添乱已经够呛了。

  知道啦,知道啦。

  我保证半年不靠近城市百公里范围。

  温久松了口气,只能说不愧是大把拥有时间的邪煞,一个限制行踪承诺就是半年。

  游戏界面早有准备,红色锁链连接梦梦蚀,月光回血。

  “就这么说好咯,那我们继续聊和封存符相关的事情。”

  封存符上的邪系灵能记录,红嫁衣认得出七七八八。

  温久希望能从它这儿问到关于行踪的线索。

  比如说在哪儿见过骨骑、在哪儿见过伪邪神之类。

  首先是四手邪煞,自那次从邪物阵中救走温久,红嫁衣就再没接触过四手、六臂系列。

  “黑晶猎犬呢?二十来年前到玲珑古镇的黑狗是不是…”

  红线传回应答:那不知道,你得把记录符拿给腊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