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历史小说 > 抚宋 > 第二百一十六章:只是生意

  恋上你看书网,抚宋

  杨万富是掌总的,并且主管军事,贾贵则是专注于具体的行政事务,再往下,便是范一飞,岳腾,杨斌,至于韩冲,他们纯粹就是一些技术人才,最初差人手的时候,他们可以挥着自己的锤子上战场,但局势基本控制下来之后,他们立刻就回归了他们的本职工作中去了。

  而三个重要的本地人,黄瑞跟着杨万富参与军事,黄安跟着贾贵参与民政,孙靖算是一个外交人员,自夺权之后,他就一直在外奔走。

  说起来,杨万富、贾贵他们能够这么快地便掌控住局面,除了有这三个本地人帮助之外,还有两个极重要的因素,一是他们够凶残,二是他们够大方。

  凶残,是他们对付黄则的家族以及他的嫡系人马。

  这些人,全都死光了。

  特别是黄功,他的死法,让整个独山寨的人都受到了极大的震憾。

  杨万富用一根棍子,从这个人的屁眼里插了进去,然后竖在了独山寨的正中心。

  这个黄功,呻吟哀嚎了整整两天这才死去。

  为了这件事,贾贵还与杨万富大吵一架,但并没有改变杨万富的主意,气啉啉的走了。

  而够大方,就是他们的散财行为。

  黄则当政之时,受惠的只有他的族人以及嫡系部族,而独山变天之后,新上台的人对所有的人都很大方。

  每家都有钱拿,都有粮分。

  而愿意当兵的,则能拿到更多。

  如果说最开始独山县人还有些胆怯害怕的话,在杨万富等人打垮了白兴并且生俘他们之后,当兵的风潮,便迅速地散发了开来。

  左右都是烂命一条,能够赚回来更多的钱,为什么不干呢?而且看起来,这些新掌权的人,比起以后的那些贵人们,似乎要和善许多。

  黄家积累无数年的财富,在短短的时间内,便被杨万富、贾贵挥霍一空。

  而将这些钱财花出去的后果,就是现在看起来极是团结的独山县。

  起初,杨万富还真是有些舍不得的。

  但贾贵说服了他。

  钱财只是一种工具,需要他发挥作用的时候,他才有用。

  当需要他去发挥某种作用的时候,那就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只有会用钱的人,才会赚回来更多的钱。

  用出去的愈多,代表着将来能赚回来的更多。

  在连续击败了三都、南平州、勋州之后,从黄家那里弄来的钱,也几乎完全耗尽了。黄家积攒的钱财再多,也顶不住贾贵给一个县的人发钱,还要给军队里的士兵打赏。

  但这些钱,现在换来了独山暂时的平静。

  那些手脚很快的想要占便宜的人,被打断了手脚,现在其境内,更是乱成了一团。南平州的梁承一命呜呼之后,梁家内部为了谁能继承他的位子,已经撕破了脸皮开始了内斗,打得不可开交了。

  勋州魏富,主力尽损,狼狈逃了回去,现在他的地位,受到了勋州另外一股势力的挑战,形式岌岌可危。

  反观本来最为危险的独山,现在倒是稳定了下来,外部的威胁被打退了,而内部,也是一天比一天稳定了下来。

  羁索州的扛把子,思州田氏一直没有发话,而播州的扬氏,据说是派了一个使者出来准备调停,但走了一半,听到了独山的战绩,这个使者,又调头回去了

  那里还有必要调停呢?

  剩下的事情,就是这些头部的酋长们,思考是承认独山改天换日呢,还是出兵来干涉一下?

  不过从反馈回来的情况看,不少有想法的人,又都犹豫了下来。

  这股拿下了独山的势力,战斗力惊人,想要对付他们,就必须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这值不值得呢?

  黔州的官府一直保持着沉默,思州田氏保持着沉默,播州杨氏也保持着沉默。

  于是,所有人都沉默着。

  但所有人的目光,又都注视着独山。

  这伙人的来历,成了诸人打探的重点。

  被活捉的白兴,在短时间内,亲眼目睹了这伙人强大的行动能力。

  军事上强大,还不足以让白兴震慑,对方在整体之上对于独山的把握能力,才更让他心生惧意。他是一县之长,军事民政都是懂得,知道想要在短时间内把控一个县的方方面面有多么的难,但这些人,居然驾轻就熟,好像他们做过很多这样的事情一般。

  这些人的背后,绝对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只不过白兴猜不透,这些人到底是私人势力呢,还是官方力量。

  只不过他反正是决定要真正地投降对方而且与对方合作了。

  除了对方虽然神秘但的确强大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使得白兴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

  他的两个儿子,真是太孝顺了。

  孝顺得都有此蠢。

  他们居然一起到了独山寨,要用自己换父亲回去。

  不知是哪个人给他们兄弟俩出的主意,自己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宰了这个王八蛋。

  老大白铿被贾贵带在身边,学习民政管理。

  老二白锵被杨万富带着身边,学习如何作战。

  当初被俘的三都水族的数百个士卒,被选出了一百人,作为白锵的部属。

  “等到这阵子事情过去之后,独山,三都肯定要合为一家!”贾贵毫不掩饰地告诉白兴他们要吞并三都的野心。“合在一起,统一指挥,统一经营,力量才会更大,白知县,现在你或者会心有不甘,但用不了多久,也许半年,也许一年,你便会知道这样做的好处。一个小小的知县,一个小小的三都水族头领算个什么?你只要跟我们诚心合作,你将要得到的,是你永远也无法像象的。”

  “再多的好处,难不成还能成为思州田家那样威风吗?”白兴有些意兴阑珊。

  听着白兴的话,贾贵与杨万富却都是笑了起来,两人肆无忌惮的笑让白兴有些莫名其妙,看着两个人的反应,白兴有些震惊。

  到现在,他还是没有搞清楚这些人真正的来历。

  直到过了一些日子,又一群人出现在独山寨之后,白兴才想终于知道了一些端倪。

  来的人不多,不到百人,领头的还是一个残废,居然是两只铁脚。

  让白兴惊讶的是,这个有着两只铁脚的人,行走之间,居然与常人无异,而且看着此人背着的一副大弓,便知道这家伙也不是一个善者。

  他们的见面,并没有背着白兴。

  “什么,公子成了黔州判官?”杨万富和贾贵跳了起来,白兴跳得最高。

  这个叫魏武的一句话,一下子把这伙人的背景,给点出了一部分出来。

  新任的黔州判官,这人是谁呢?

  “新任的黔州判官叫萧诚!”贾贵喜气洋洋,这可真是有些意外之喜了,他对白兴说:“你不知道公子的姓名不要紧,但你知道西北行军总管萧定吗?知道三司使萧禹吗?”

  白兴的确不知道萧诚,但萧定的大名,他是当然知道的,而萧禹这个层次的,以他现在的地位,自然是摸不到的。

  “萧家?”

  “自然!”杨万富道:“白知县,有些事情,你可以知道,但我们不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萧二公子到黔州,是来整治我们这些人的吗?”白兴问道:“是想要改土归流,将我们这些羁索州,正式纳入到朝廷麾下?”

  贾贵微笑着看着白兴,道:“白知县尽管放心,什么改土归流,什么纳下朝廷治下这些事情,我们没兴趣,我家公子也没有兴趣。我们呢,只想发财,多赚些钱而已。所以你丝毫不用担心我们会成为黔州所有羁索州的敌人。因为我们也喜欢羁索州现在的局面,能赚更多的钱啊!”

  白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句实话,如果这个萧二跑到黔州是来搞什么改土归流,想要一口吞了这些羁索州,他还真不敢与他们合作了。

  因为这是会要人命的。

  如果只是做生意,想赚钱,那就无所谓了。

  他不由得在心里替黄则叹息了几声。

  何苦来哉?

  一声叹息,却又嘴角抽搐,与黄则比起来,自己大概就是典型的五十步笑一百步吗?

  “江东家已经在组织货源了!”魏武不仅带来了萧诚将要抵达黔州的消息,而且也带来了接下来整个组织的重心,将会倾斜到独山来。“所以杨兄现在想做什么,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魏武奉命来杨兄麾下听用,但有所命,莫敢不从!”

  杨万富点了点头,魏武这几句话,倒是让他放心了。

  魏武是萧二郎的心腹班底,他要是想与自己别苗头,还真不好办!因为除了一个范一飞,其他的人,如贾贵、岳腾、张斌只怕都会偏向魏武的。魏武这几句话,恐怕敢是萧二郎特意说给自己听的。

  独山的事情,还是由自己作主,这就是给了自己最大的支持和权力。

  “魏兄来得正好!”杨万富开心地道:“你带来的人,都是军伍出身,正好可以弥补独山现在军队的不足。现在我们人是有了不少,但距离一支真正的军队,还是有着不小的距离的。”

  魏武微笑点头。

  “三都、独山现在已是一体,接下来,我想要谋算一下南平州与勋州,这两个地方现在已经乱成一团。”杨万富嘿嘿笑着:“既然想打我们的主意,那就要有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觉悟。早先我自觉实力不够,但现在你们来了,我就又了把握了。”

  “会不会太急了一点?”白兴震惊地看着杨万富,这独山,三都他都还没有消化呢,就又准备往外扩张了,他也不怕贪多嚼不烂吗?

  “不急,不急!”贾贵笑道:“不出数天,勋州的魏富,就会找上门来了,他还有六百人马在我们这里修城墙!”

  与杨万富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奸笑了起来。

  魏富的使者来了。

  是他的长子魏勋。

  “二十万贯的财货!”魏勋谈吐不凡,坐在杨万富与贾贵面前,倒也是神态自若:“再加上我为人质,想请杨知县放归我魏家那六百儿郎!”

  “魏知州现在已经如此危险了吗?”杨万富一张嘴巴几乎咧到了耳根,活脱脱一副奸商模样,“魏衙内,二十万贯,我倒是可以把人放回去,不过赤手空拳的六百人,对你们很有帮助吗?再加十万贯,我连武器都还给你们,如何?”

  魏勋沉默了片刻,道:“不瞒杨知县,这二十万贯,已经是我们现在所有能拿出来的了。”

  “可以赊欠,可以赊欠!”杨万富笑咪咪地道:“只要你魏衙内能拿打一个欠条,就没有问题。”

  又是一阵子沉默,魏勋道:“好,我写欠条。”

  “如果魏衙内愿意多欠一点,我们还可以派出一些人马,帮着你去平定勋州那些反叛者的!”杨万富接着又道。“这个不贵,也只要十万贯,我们的人,便可以一直帮你们作战直到剿灭所有的反叛者为止。”

  魏勋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对方的作战能力,如果能拉来这样一支强悍的力量,州内的叛乱,指日可平。

  杨万富的提议,他是真的心动了,只是,钱从哪里来呢?

  “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贾贵凑了上来,“就连放归俘虏的这二十万贯,也不用现在就支付。”

  贾贵拿出了一份卷宗,“只要魏衙内签了这一份协议,我们就放归俘虏,连武器一并归还,同时我们还将出动一批战士,去帮助你们重掌勋州,钱嘛,以后慢慢还。”

  这就是一份抵押的协议,不过总价值不再是四十万贯,而是五十万贯,以勋州的矿产、赋税等作为抵押。

  “魏衙内,不用现钱交易,我们是冒了风险的不是吗?而且,利息也是要算的,这多出来的十万贯,就是这个道理了!”

  魏勋长出了一口气:“如果我签了这份协议,还需要我为质吗?”

  贾贵微笑:“为什么质不质的,太难听了,独山县刚刚落到我们手里,我们需要大量的有才能的人士来帮助我们,像魏衙内这样的人,是我们亟需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