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奇幻小说 > 不灭长歌 > 第十六章 残缺法则

  紫海的花凋零了一地,枯萎的花蕊夹杂着殷红色的泥土,好似一方人间地狱。

  沙漠之下那残城中不断掺杂着慎人的咆哮,似乎城池在哭泣。

  三秋站在这动荡扭曲的世界里,透过逐渐黯淡的眼中间隙渐渐什么无法看清。

  三秋能做的,唯有用手盘盘那巴斯特的头颅,在原地默默祈祷,无能为力的感觉泛着冰凉,浸透了全身,也连带着脑子里透着烦躁。

  巴斯特的脑门都被三秋那越来越快的双手盘的白里透红,那红色的眼睛越突然开始黯淡起来,嘴巴也没了动静。

  沙漠之下,小雨,突然开始嘀嗒嘀嗒地落下。

  腥味越来越大。

  不少液体甩在这青年的脸上。

  这水的气味顺着秋丘的鼻尖流了进去,却在秋丘的喉咙处中迸发出一股腥臭古怪,令人反胃的异味。

  这液体散发着那股腐朽的怪味,三秋也没忍耐住,用着衣服擦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

  原来是一片粘稠的青绿色液体,此刻一擦,便蹭在了衣服上,随即不断腐蚀着衣服。

  “是血……”三秋有些厌恶,默默自言自语了一嘴。

  【没错,是血】长歌突然冒了出来,似乎在嘲笑三秋。

  【长歌?我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问我,我还能说怎么办?赶紧想办法逃呗。】

  【怎么逃啊?】

  【用脚………】

  三秋顿时心中一气,觉得长歌是在耍他。

  【哈哈,小子,这会儿是不是感觉自己很无能?】

  【无能?我还想问你话呢,那小剑怎么跑了?这是不是你干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三秋猛的一顿,停住了盘巴斯特头颅的双手。

  而心情被这周围环境搞得不是太好。

  【真巧了,那小剑还真不是我干的事儿,不过你要是求求你,我还是可以考虑告诉你下,到底发生了什么】长歌得意的笑了笑,蛊惑着三秋。

  【还求你?我怎么不呸你啊我!】三秋也是感觉自己将死,彻底放开了约束,自然对那长歌没了一点客气。

  【哟,小伙子,还挺倔,到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副牛脾气】

  【既然这样好好记住这种感觉吧!】

  长歌在那里哈哈的笑着,也没太过于生气。

  【你真就准备看着我死?】

  【我这么弱,又帮不了你什么,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待着舒服】

  【你到底帮还是不帮】

  一抹光在三秋的眼中闪过,三秋的眼前一亮,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了身边的事物。

  【是不是看清楚了许多,我现在就能做这么多了】

  长歌拉着长调子,慵懒的对着三秋说道。

  不断被撕咬下的肉泥掉落在地上,还不过三秒,被那群残忍饥饿的怪物咽进肚子里。

  随后又开始撕咬着其他的同类,似乎每一个这种怪物之间,都带着血海深仇。

  绿色的血液与新鲜红色的血液交织在一起,顺着那缺失的大腿根处向地上淌水。

  被人撕咬的不成人形的怪物,依旧在躺在地上怒嚎着,看不出来一丝畏惧与痛苦。

  抱着前面一个路过的怪物小腿,就开始啃了起来。

  看那架势,怕是恨不得将对方整个人都一口闷进肚子里去!

  勉强闪开了长舌怪物的舌头袭击,还有一个长臂怪物的拥抱。

  而一旁的阿零,宛如一只蝴蝶,一边穿梭在这怪兽的浪潮中,一边玩弄着指尖飞刀,提着手中的飞刀,向那群怪物一一丢去。

  飞刀宛如流星,划破空气,砍在了那几个怪物的腿上。

  勉强令那几只怪物减缓了前行的步伐。

  可是这打斗的声音越将引来更多的怪兽。

  身旁的不远处数十只怪物已经吐着舌头战了起来,而其中数只怪物,似乎闻到了三秋与阿零身上的别样芬芳,摆脱了原本的战斗,奔着两人冲了过来。

  已经把两人当成了盘中餐,嘴角的绿色液体也越流越快。

  大概是刚刚的内斗叫他们的头上看上去显得一塌糊涂,还有不少的凹凸不平的小坑与划痕被烙印在他们的头颅上。

  其中一个长舌男手胸口中间,还留着一个被其他怪物舌头捅下去而留下的洞口。

  另外一侧袭来的怪物,也是一个没了眼睛,一个没了下巴,甚至还有一个没了一只腿,此刻正单腿蹦着想这里过来。

  不少怪物经过这番内斗,似乎有些元气大伤,肢体或多或少都有些残缺了。但是那怕这群人再残缺,量变也会引发质变的。

  【其实往好了想一想,至少这群怪物不是健全无比的时候,跑来准备吃我们的!】

  三秋在心里编织着理由,想要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突然,眼珠子在一亮。

  红色的符文顺着三秋的心脏,向四肢扩散开。

  世界又多了不少东西。

  只见灰黑色的烟雾从那植物藤蔓人的头顶,不断的喷涌而出,其中还夹杂着一道道大半片透明影子兴奋的嘶嚎。

  那群半透明影子,在这群怪物身上盘旋着,兴奋的啼叫着,其中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一丝人的影子。

  那小人一样的影子,流着雾气一样的泪水,奋力的向着外面冲撞,似乎想要摆脱自己的肉体。

  可是每每这小人拉着长长的细条身体,飞出一点距离,那身旁的其他影子都会围上前,将这小人紧紧按住,向回按去。

  同时那灵魂脚底,竟然浮现出一个残缺的红色符文,将那丝小人灵魂,给紧紧栓住。

  那诡异的法则之力,就宛如给囚犯准备的枷锁一样,死死的约束着那人类的灵魂,不愿意放开。

  不知为何,三秋瞧到那红色的符文,心中涌现出一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就好像那符文上闪烁的力量源于自己。看那残缺的符文,就好像看到了自己!

  【呲呲,竟然这么多残缺的不死法则,看样子当年他们做的够绝的……】

  长歌停下了嘴中那小白船的歌谣。

  两眼冒着红光,在剑鞘世界之中,打了一个响指。

  瞬间三秋与长歌失去了同步,一眨眼睛的功夫,刚刚眼中的奇特雾气与半透明影子,就如同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了。

  而黑色之中,阿零,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了某种决定。

  “出来吧。”阿零冷着脸,对着自己冷冷的说道。

  “呦,妹妹,怎么舍得放我出来了?”阿零的脸突然一变,整个人都一改那副阴沉,冷漠的表情。

  红色的头发随着那地底的阴风飘荡起来,就宛如火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