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都市小说 > 神豪的人间实录 > 第五十四 修罗场这件小事

  十一月二十九号,社畜喜闻乐见的周末休假时间。

  可本该为此庆祝睡个懒觉的周峻漫却大早上就兴致勃勃翻箱倒柜一件一件试着衣服,反倒是已经脱离打工人身份的杜绍久躺在床上哈气连天,老大不情愿的对周峻漫穿搭给出建议。

  之所以会出现这一幕都源于吴锐这个杀千刀的大早上打来电话说约中午一起吃饭,说有事情跟他讲。

  睡得迷迷糊糊的杜绍久搂着怀中大宝宝下意识问了一句带家属方便不,电话那头的吴锐也没想太多随口说可以,于是乎周峻漫就来了精神。

  秒变身鸡汤文女人衣柜里永远缺一件衣服的主人公,给杜绍久现身说法展示什么叫做女孩子的纠结。

  “你看这件裙子怎么样?不行,有点太幼稚。”周峻漫不待杜绍久讲话自问自答放下手中的衣服。

  杜绍久边揉着眼睛搓眼屎边劝说道:“宝宝,我觉得就是简单吃个午饭,没必要这样。”

  “也没怎么样呀,第一次见面还是要礼貌点的嘛。”周峻漫说着拿起新的衣服比量着,状似随意的问道:“还有这顿饭是不是该我们请呀?”

  杜绍久既感动又好笑,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到周峻漫身后轻轻抱住:“放松点,见面时吴锐一定会说我走了狗屎运,我保证。”

  周峻漫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不过依然坚持道:“哎呀,别闹,我说正经的呢。你觉得我穿那套衣服好一点?”

  “一会下楼去给你买件军大衣,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睡个回笼觉。”

  杜绍久不由分说将周峻漫拉倒床上,压在身下闭起眼睛装死,周峻漫挣扎未果只好被迫强行休息。

  看了杜绍久近在咫尺颇为秀气的脸庞几分钟后,周峻漫忽然很傻气的无声笑了起来,不知道是怎么,她现在觉得自己的小男人越来越帅了呢。

  上午十点多,终于睡了个通透的杜绍久叫醒怀中酣睡的周峻漫,提示她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昨晚周峻漫一直等到他回来才睡,所以实际上也挺困的。

  …………

  一个多小时后,杜绍久二人在杭帮菜F4之一的四季金沙厅见到了吴锐。

  话说杜绍久常去的国宾馆紫薇厅如果可以说是杭帮菜金字塔尖的话,那四季金沙厅就是塔尖上最耀眼的明珠。

  一年换八次的菜单加上无可挑剔的菜品让它成为了最具代表性的杭城餐厅,如果不是入住四季酒店的食客,提前一天都订不到位置。

  可以说来这里吃顿饭的难度,不比在午饭高峰期吃S县大酒店差啥了。

  “要是你自己那就是外婆家,可既然弟妹来了难定位置也要定。”吴锐笑呵呵的挥手示意两人坐下,冲周峻漫招呼道:“小久说自从遇见你他都不看抖音了我还一直不信,现在我信了。”

  周峻漫闻言抿嘴一笑,落落大方坐下回道:“之前一直听小久念叨你,这次终于算是见到了,锐哥你好,叫我漫漫就可以。”

  吴锐和周峻漫年纪相仿,所以叫弟妹有些尴尬,可如果周峻漫不说他就直接叫漫漫也有些尴尬。

  杜绍久颇为自得的笑着看两人对话,所谓的上得厅堂,大概就是周峻漫现在这番模样。

  几人寒暄闲聊间点好了菜,吴锐忽然从身边空着的椅子上拿出个香奈儿包装盒递向周峻漫:“初次见面,叫我一声哥不能白叫,给你准备了小礼物。”

  周峻漫见状也不矫情,心情愉悦的笑着谢过吴锐,对此吴锐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认可。

  朋友之间都是相互的,吴锐能送礼物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没必要搞出一副再三拒绝或者是试图得到杜绍久准许才敢接受的小媳妇姿态。

  而且周峻漫也不在意礼物本身,她在乎的是尊重,对她身份的尊重。

  不过一旁的杜绍久心情却没有那么好,在吴锐夸周峻漫漂亮时他还以为是客套话,可当吴锐说出“初次见面”的一瞬间他就懵了,因为按理说他们俩之前应该见过的!

  他和吴锐敞开心扉聊天被灌多那天,回家问周峻漫是吴锐送他回来的吗,周峻漫说……周峻漫没正面回答只说了句“和谁喝的酒都不记得了吗”。

  如果是这样也就是说那天不是吴锐送他回的家,那特么是谁送他回家导致周峻漫不想告诉他呢?

  杜绍久想到了安淼,也只有安淼。

  “想什么呢,锐哥问你元旦在哪里过呢。”

  回过神的杜绍久笑了笑回道:“没什么,突然想起悦榕庄那么烂为什么可以和四季放到一起对比。”

  “因为价格值得相提并论,不过阳朔和丽江的悦榕庄还是不错的。”

  吴锐反应很快的接了一句,当即话题便被带偏到国内酒店上,三人聊着天菜品接连上桌。

  “说起来最近这家四季在搞得什么下午茶和spa套餐还不错,我这刚好有一张,漫漫你要不要去放松一下?”吴锐边夹了块脆皮鸡边随口说道。

  周峻漫动作自然将一片金牌扣肉夹到玉米饼中放到杜绍久餐盘:“好呀,正好这段时间工作忙肩颈都不舒服,谢谢锐哥。”

  “不用谢,这点事对锐哥来说不算事,都是皮毛。”

  杜绍久调整好状态插科打诨,吴锐闻言配合的做了个下压的手势表示低调,周峻漫盈盈一笑。

  三人其乐融融吃好饭周峻漫懂事的自行前往酒店去做spa,给两人留出谈话的空间。

  “怎么了,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吴锐看着杜绍久一脸凝重仿佛死了孩子似的表情示意你表情狠,你先说。

  “那天我喝多是怎么回的家?”

  吴锐愣了愣,随后回忆着说道:“那天你喝多了,我问你住哪里说半天也说不清楚,然后你就让siri打了个电话,过了没多久就有个小姑娘来接你了。”

  “该说不说那小姑娘挺厉害,你当时说话水平都没我老家脑血栓后遗症瘫痪十多年的二大爷口齿清晰,她居然能听懂你说啥,也是真稀奇了。”

  “你怎么忽然想起这事了……后宫爆炸了?”

  吴锐对男男女女这点事很他妈敏锐,杜绍久一言难尽的叹了口气:“你这么机智,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也不知道因为这点事就能爆炸啊,除非是你回去的路上发生了点什么不能说的细节,要不然我看弟妹挺通情达理的人。”

  “我特么喝的都不如你那瘫痪十多年的二大爷了,我能做什么!”杜绍久急头白脸的小声喊了一句。

  吴锐眨巴着眼睛很有求知欲望的问道:“是怎么爆炸滴,你讲讲,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拯救拯救。”

  杜绍久烦躁的叼起一根烟,摸到打火机才想起室内不能抽烟,随即起身示意吴锐出去说:“我谢谢你了,还没爆炸,不需要拯救。”

  “喝酒误事,我就多余和你喝那顿酒,特么的你以后少灌我。”杜绍久拉不出来屎怪地球没有吸引力。

  “没爆炸你有什么可担心的,我给你讲个好事,让你乐呵乐呵。”吴锐与杜绍久并肩迈步走出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