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历史小说 >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 第0089章 意外频出(今晚一更,有点事)

  摆脱了女色的困惑,鱼丰心里平静了不少,脑袋也清醒了不少,听到亡洢问话,鱼丰脸上难得的挤出一个笑意,“怕倒是不怕,殿下要对我们动手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白天在城门口的时候,殿下只需要一声令下,我们就会被五马分尸。”

  亡洢一脸赞赏,“鱼主簿果然是位豪士。”

  “殿下谬赞了。”

  鱼丰很谦虚。

  亡洢摇着头,“怎么会是谬赞,鱼主簿仅凭百十人,就攻破了我们数千人也奈何不了的六盘水兵营,称得上豪士。”

  鱼丰不愿意跟亡洢继续卖关子,他直言,“攻破六盘水兵营,只是恰逢其会。再来一次,我绝对不敢踏进六盘水兵营一步。”

  “恰逢其会?”

  亡洢眉头一挑,绕有深意的盯着鱼丰,“据我所知,鱼主簿是巧施谋划,用智慧拿下的六盘水兵营。为了拿下六盘水兵营,鱼主簿可没少布局。”

  鱼丰猜不透亡洢一个劲的吹捧他,所为何事。

  他又不愿意率先开口,失了先机,干脆闭口不言,等亡洢说出自己的目的。

  亡洢见鱼丰不说话,沉吟了一下,“似鱼主簿这种智将,本该平步青云,大展拳脚。如今却被逼叛营,落草为寇,实在是可惜可惜……”

  亡洢说到最后,一脸痛惜,似乎在为鱼丰抱不平。

  鱼丰却通过她的话,听出了一点她的来意。

  亡洢一边观察着鱼丰的神色,一边轻笑着道:“鱼主簿就没想过另投明主,一展抱负吗?”

  鱼丰虎目一沉,心里暗叫了一声。

  果然。

  对方是想招揽他,所以才会吹捧他。

  难怪对方不计较他们戏耍句町人,杀死句町人的事情。

  可鱼丰从没想过投靠句町人,更没想过帮句町人去打自己昔日的同僚。

  他再怎么说也是汉家子,他绝对不会当汉奸。

  虽然他现在活的不如意,被汉家天子逼的龟缩在平夷苟活。

  但他并不会因此就放弃他汉家子的身份,去做汉奸。

  他可以直接冲汉家天子亮刀,但绝对不会帮着一个外人对汉家天子亮刀。

  鱼丰假装听不懂亡洢的话,憨厚的一笑,“小人没什么大抱负,小人也没什么本事,小人就想跟妻子过安稳的小日子。”

  亡洢愣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话既然已经说开了,鱼主簿何必装傻呢?鱼主簿不觉得,现在装傻有点晚吗?”

  鱼丰憨厚的一笑,像是听不懂亡洢说什么。

  亡洢皱了皱眉,开门见山的道:“我兄长说了,只要你愿意投入他麾下,他可以任命你为且兰校尉,在故且兰县重立且兰校尉治所。

  钱、人,你要什么,他就给你什么。”

  鱼丰干笑着,“句町王抬爱,只是小人这辈子也没有当过校尉那么大的官,也没掌管过数千兵马。句町王将小人扶上去,小人也坐不稳。

  小人就不去故且兰县,给句町王丢人了。”

  亡洢眯起眼,盯着鱼丰,不满的道:“鱼主簿是觉得我兄长开价低了,还是不愿意为我句町效力?”

  “小人不是不愿意帮句町王效力,而是小人真没那个本事。”

  鱼丰继续推脱。

  亡洢有些恼了,她声音冷冽了不少,“鱼主簿既然不愿意为我句町效力,那我也不强人所难。我们现在就说一说,你在六盘水的时候,杀我句町兵卒的事情。”

  亡洢招揽不成,翻起了旧账。

  鱼丰心头一沉,觉得此事恐怕不能善了。

  亡洢冷笑着道:“我句町兵卒你杀了,你又在我们句町人治下讨生活,你不愿意为我兄长效力,你觉得你能活下去?”

  鱼丰深吸了一口气,对亡洢抱拳,“此事关系到我一众兄弟的身家性命。我一个人做不了主,还请殿下容我几日,让我跟手底下的一众兄弟商量商量。”

  鱼丰用的是缓兵之计,亡洢以为鱼丰在自己的威胁下服软了,便冷冷的点头,“那就给你两日,两日以后给我一个答复。”

  鱼丰起身,再次施礼后,匆匆退出了亡洢卧房。

  鱼丰直奔鱼禾屋舍,到了屋舍没见到鱼禾,又赶去了衙门后堂。

  到了后堂,就看到了鱼禾正跟任方二人坐在桌前品酒。

  任方见到了鱼丰,调笑道:“鱼主簿难得被贵人看中,怎么没有在贵人房里多待一些时辰。”

  鱼丰根本没搭理任方,拉着鱼禾就往外走。

  鱼禾见鱼丰神情不对,也没敢打趣,任由鱼丰拉着出了后堂。

  任方自讨没趣,十分尴尬。

  鱼丰拉着鱼禾回到了自己的屋舍,关上门以后,立马开口,“禾儿,我们在六盘水做的一切,那个女人都知道。”

  鱼禾沉吟着道:“我们在六盘水做的事情,留下了不少首尾。她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鱼丰沉声道:“她现在拿我们戏耍句町人、杀死句町人的事情威胁我。她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为句町王效力,要么跟我们算账。

  我借故推脱了过去,她给了我两日考虑,两日之后必须给她一个答复。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鱼禾面色一沉,亡洢的做派,有点黑涩会的架势,要么跟她混当她小弟,要么翻旧账。

  亡洢看似给了他们选择,可实际上并没有给他们选择。

  亡洢明摆着要逼他们父子服软。

  鱼丰不愿意当汉奸,鱼禾自然也不愿意当汉奸,那他们就只剩下一条路。

  “看来我们没办法在平夷县继续待下去了。准备准备,离开吧。”

  鱼禾说到此处,一脸不甘的道:“不过……我们也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离开,临走的时候总得闹一场,给她留下一点教训。不然我心里不痛快。”

  鱼禾是吃亏的主吗?

  鱼禾不是。

  亡洢现在要逼他们离开,他们费心费力弄的几桩生意,墙氏的银矿、夜郎人献的金矿,都要丢下。

  损失太大了。

  不闹他一场,鱼禾着实不甘心。

  鱼丰点着头,沉声道:“那就闹她一场,她给了我们两日时间,我们刚好可以做个准备。”

  鱼禾沉吟着道:“她应该会派人监视我们,所以我们不能直接出面,让相魁去找刘川,让刘川去传话。”

  父子二人有了定计,并没有直接招来相魁,而是各自回房睡下。

  次日一大早。

  鱼丰就跑去了校场,假装跟六盘水义军的兄弟们说项。

  鱼禾则留在了衙门里,寻找机会让相魁去传话。

  为了让句町人放松警惕,鱼禾借着为句町王子亡波搜罗美食的名义,多次派遣相魁、巴山出去找美食。

  一直到了傍晚的时候,鱼禾找了一个空挡,让相魁以搜寻美食的名义,跑了一趟四海货铺。

  入夜的时候。

  相魁柃着一大堆美食回到了衙门,告诉了鱼禾一个不好的消息。

  “少主,刘川告诉我,张武一行人有消息了。他们还有一日就会回到平夷。”

  鱼禾房里,相魁沉声向鱼禾禀报。

  鱼禾眉头瞬间皱成了一团,“还真是一个多事之秋……”

  鱼禾原想着等他们脱离了平夷,再派人去找张武一行,让张武一行去他们新的落脚地。

  可没料到张武一行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张武一行一旦出现在平夷,句町人八成会认为是鱼禾父子有什么图谋,在暗中召集人手。

  到时候鱼禾父子,以及六盘水义军,恐怕要被他们盯的死死的。

  到时候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鱼禾沉声吩咐道:“今天再出去传消息,容易引起句町人怀疑。明天一早,你去告诉刘川,让刘川告诉张武等人,让张武一行在北城门外找个地方待着,别进城。”

  相魁重重的点头答应了一声。

  鱼禾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让相魁下去歇息。

  “但愿张武一行得到消息以后,不要轻举妄动。”

  “……”

  一夜无话。

  次日,天光刚亮,句町王子亡波就找到了鱼禾,说是要吃市面上才有霜糕,鱼禾立马吩咐相魁去卖,同时让相魁借机去给刘川传递消息。

  相魁出去了不到一刻钟,就回到了鱼禾房里。

  “少主,消息传不出去了……”

  相魁脸色难看的向鱼禾禀报。

  鱼禾皱眉,“什么意思?”

  相魁苦着脸道:“刘川说,有一队藤甲兵,堵在北门和东门口,只许进,不许出。”

  “藤甲兵?!庄氏的人!他们跟着瞎掺和什么……”

  鱼禾不明白庄敏那个丫头要闹什么幺蛾子,庄敏让藤甲兵堵住了东门和北门,不仅堵住了鱼禾向张武传递消息的道路。

  也堵住了六盘水义军们大闹一场后的退路。

  鱼禾不得不去见一见庄敏。

  鱼禾找到庄敏的时候,庄敏正端坐在一张矮桌前静静的写字。

  她手持着毛笔,在竹简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一行又一行的小篆。

  鱼禾认识小篆,他大致的扫了一眼,发现庄敏写的是《史记》当中的《淮阴侯列传》一篇。

  鱼禾目光一瞬间就变得锋利了起来,他盯着庄敏,不客气的道:“你知道我要来?”

  庄敏放下笔,展颜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