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都市小说 > 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 > 第133章 柳妈妈帮大女儿抢小女儿的男朋友

  恋上你看书网,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

  “比如怀上了,他肯定就会跟你求婚,总不好你跟他求婚吧,女孩子主动点没什么,但该矜持时,也得矜持。”柳妈给小女儿献策。

  柳芊芊有点不好意思了,手都没牵,怎么怀?

  上次装姐姐,才跟杨帆牵了个手。

  “这个有点难。”柳芊芊红着脸说道。

  迟疑了一下,柳妈问道:“小帆这么懂得……保护你吗?”

  柳芊芊知道妈妈的意思,硬着头皮颔首:“嗯,他说我还是个小女生,还没长大,不能当妈。”

  柳妈赞叹道:“小帆果然是个好孩子,没只顾自己,值得托付。”

  然后,她让柳芊芊等会儿,起身上楼。

  等她下来的时候,手里拿个小盒子,还有一根针。

  柳芊芊有点想逃离。

  在沙发上重新坐下来,柳妈对柳芊芊一脸的怒其不争:“别的我没法教你,这个可以现场教。”

  说着,当柳芊芊的面,柳妈拿针一个个戳那些方形包装。

  戳完之后,柳妈把它们重新装回盒子里,放到柳芊芊面前。

  柳芊芊又羞又感动,果然世上只有妈妈好。

  惭愧的是,我不争气。

  这些盒子,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对手要不是姐姐,柳芊芊觉得自己耍心机,抢杨帆是十拿九稳的事。

  毕竟自己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当初被他看光,他还很负责任地让她做他真.女朋友,是她自己拒绝了。

  时间,是一条逆流的河。

  她自己都没想到,后来会演变成这样。

  或许,与自己有微妙心灵感应的姐姐对他的感情更热烈了,然后影响到了我,令我无法控制?

  柳芊芊百思不得其解。

  爱情,果然是一道玄学。

  “那我回去洗澡了。”柳芊芊拿走妈妈给的盒子,逃也似的离开。

  柳妈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客厅里,揉着太阳穴,想生气,但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初,自己不也跟小女儿一样傻乎乎的嘛。

  小姑娘毕竟是小姑娘,脸皮薄,不会耍心机。

  想分享喜悦的柳妈想给大女儿发信息,这时,柳爸一身酒气回家。

  坐的位置高了,人自然而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柳爸就很有威严,他稍微发福,但魅力更胜从前,有一种成熟男人的味道。

  但一进家门,柳爸就偃旗息鼓。

  柳妈上去给柳爸拿公文包,脱外套。

  “芊芊呢?”柳爸一边换鞋一边问老婆。

  “天天回来就问芊芊呢芊芊呢,你眼里有没有我?”柳妈埋怨道。

  柳爸也习惯了,不当回事,笑道:“进门看到芊芊接我,没看到你,我不也是跟她问你嘛。”

  “这还差不多,芊芊从十三妹那里回来,刚上楼去了。”柳妈自己先回客厅,给柳爸倒水。

  “又找她小男朋友去了吗?”柳爸心情复杂,都说女儿是男人前世的情人,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以致情人开始恋爱了,男人心里多少都有点别扭,不舒服。

  但自己又不能,也没资格阻止。

  相反,还得送上祝福。

  “那她不去,让小帆来咱家吗?”柳妈端水,递给柳爸。

  “别了。”柳爸接过水,他觉得,自己比杨帆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这个小帆,人真是没得说。”柳妈越看杨帆越觉得这小伙子完美,非常适合做女婿。

  喝了口水,柳爸感觉身体更累了:“你又调查人家去了?”

  柳妈没对柳爸隐瞒:“我女婿,当然要调查清楚了。”

  柳爸有些郁闷道:“是是是,你辛辛苦苦大半辈子挣的钱,大部分都是给他挣的。”

  柳妈不乐意了:“你整天怕女儿怕芊芊嫁出去是不是?我跟你说,你这种态度,芊芊真跟相士说的那样一辈子不结婚,你就是元凶,罪归祸首!”

  柳爸有些唯唯诺诺:“你别这么说,我哪可能不希望芊芊嫁出去,我也怕相士说的话,这两年越来越担心,觉都睡不好。”

  柳妈呵呵一笑:“谁天天晚上睡觉睡得跟头死猪似的,呼噜打得震天响?”

  柳爸只得紧紧抿住嘴巴,不说话了。

  芊芊的性格随她妈,月月的性格则随她爸。

  女人无理取闹起来,再出色的辩论家都说不过。

  曾有著名辩论家跟女人吵架。

  吵到最后,他灵机一动,说你上面一张嘴下面一张嘴,我吵不过你。

  看似以退为进,实则步步紧逼,胜券在握。

  结果女人也以退为进,说我才吵不过你,你上面一张嘴,下面一个话筒外带两个音响。

  最终,男人完败。

  虽然挤兑柳爸,但柳妈还是把保姆房里的阿姨叫出来了,给柳爸做点夜宵吃。

  应酬喝酒,肯定没吃好。

  随后,柳妈下负一楼,坐酒吧台旁喝点红酒,给大女儿发信息。

  得知大女儿没在忙,柳妈便兴冲冲给她打电话。

  “月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芊芊跟小帆有了实质性进展,今年有望结婚了。”柳眉很高兴,小女儿的婚姻大事,一直是她的心头病。

  那个相士的嘴巴太毒了,这些年,文家柳家上下战战兢兢,不敢再把相士的“天机”不当回事。

  两家怕相士怕到什么程度呢?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怕到现在都不敢去问卦了,担心本来没事,问出事来。

  他们对那个相士的心情很复杂,又爱又恨。

  同时也觉得有点对不住人家,听说泄漏天机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以致那个相士走路好好的,时不时就挨雷劈。

  车祸更是不断。

  偏偏他又挂不掉。

  其实不止文家柳家怕他,他也怕文家和柳家登门,还想多活几年呢。

  “啊?”电话那边的柳月月,听到妈妈的话后有些惊慌:“什……什么实质性进展?”

  她出来工作,人不在山城。

  每天最多也就跟杨帆发几条信息聊聊天,电话都很少打。

  妹妹的美貌是很吸引人的,柳月月还真担心杨帆抵挡不住妹妹的主动。

  柳妈并不知道大女儿现在的心情,偷笑道:“我也给了芊芊盒子,还拿针戳破了……”

  后面的话,柳月月就没怎么听得进去了,她都快急哭了。

  下意识的,她也摸出包包里出门前妈妈塞给的盒子,拿别针一个一个戳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