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修真小说 >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 第150章:变故层出,意想不到的人【四千大更,求订阅!】

  恋上你看书网,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也正因为双方的心情各异,所以这场战都一直处在第一阶段的僵持和试探之中。

  很难继续进行下去。

  秦衣无法确认自己是否能够取得胜果,所以迟迟无法推进下去。

  他相比赵赫,还是有经验不足的致命缺陷存在的。

  而长此以往带来的负面效果就是,随着战斗的拖长,兴亡剑带给他的压力正在不断增大。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兴亡剑的压力很可能成为他战败的直接原因。

  而从对方汹涌杀来的气势来看,自己输了,很可能就没命了。

  对面的赵赫则是局限于自身经验太充足的影响。

  正因为经验太充足,所以他对正常的战斗都有多种应对策略。

  但偏偏秦衣的招数太过朴实无华,也太过反套路。

  破绽实在太多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被他们城主寄予厚望的青年才俊,在二十四岁的年纪,就能达到第四步第一境。

  这样的剑修奇才,怎么可能在战斗方面烂到这种程度。

  如果真的只有这样的水准,城主怎么可能对他寄予厚望?

  甚至不惜为了他一个人,力排众议,顶着满城的压力举办剑道大会……?

  这根本就是不符合逻辑的。

  那……

  正因为受了这种种原因的影响,他只能把原因归结为秦衣在隐藏实力。

  是在故意朝他卖破绽。

  是一种全新的战斗套路!

  为的就是装作一个小白,扮猪吃虎,在他选择冒进之时,给予雷霆一击……

  一言以蔽之,如果这场战斗最终是赵赫输了,那绝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弱秦衣的实力强。

  而只能是因为——他想的太多了!

  经验足,意味着战斗中思考起来会很迅速也很复杂,而这却成了眼下这种情况下对他最大的负累。

  二人都有负累在身。

  想要赢,除非是其中有一方优先破冰!

  破冰的关键就是秦衣的剑以及赵赫心里思考过多。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九个瑞雪精英队员,以及另一边认真观察着战场的小童都是眉头深深皱起。

  对于他们来说,秦衣和赵赫的速度固然很快。

  在短短半刻钟的时间之内,就已经战斗了近百个回合,无数次剑刃交锋,剑气四处激荡、散逸。

  掀起一阵阵剑气风潮,引发四周空气时不时的陷入震动。

  气势惊人。

  但也并非跟不上进度。

  相反的,他们还要比正在占据中混战的秦赵二人看得更加清楚。

  在他们看来,二人的僵持着实没啥必要。

  明明胜负只在眨眼中的战斗,却莫名奇妙的陷入了焦灼。

  小童气急败坏的跺着脚。

  “什么啊!圣人之子原来就这么点本事吗?就看不出那边姓赵的领队根本就是陷入了心理混战?”

  “这么简单的战斗,明明只要迅疾出击就能取胜的啊!这乱七八糟的打的是什么?”

  另一边的瑞雪队员比小童还要着急。

  一个个都急疯了,眼睛里都快窜出火星子了。

  “队长在干什么啊?”

  “斩烈焰鬼的时候那股子气势、果决去哪里了?!怎么这么犹犹豫豫的?这姓秦的家伙一共就那几把刷子,根本就是漏洞百出啊!”

  “一刹雷霆出击就能解决的战斗,却偏偏要这么拖延,队长到底在做什么?”

  “搞不懂队长在做什么!太奇怪了!事出反常!”

  “等等!难道说队长是在通过拖延战斗来羞辱那姓秦的小子吗?他就是为了通过这种手段来告诉那小子,他明明能赢,却偏偏不赢!”

  他话刚刚说出口,旁边就是一个巴掌扇了过来。

  “呸!你小子跟队长的日子太短,根本不懂队长是个什么样的人,队长才不屑做这种小人行径呢!”

  “就是,队长乃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儿,岂会因为一些仇恨就恣意为之?江湖之战自有江湖规矩左右,胜而不骄,败而不馁。”

  “队长对于自己的敌人从来不会手软,更不会因为对方是敌人而故意羞辱,队长行事一向雷厉风行,现在,确实不符合队长的行事风格,真是奇怪的紧!”

  “姓秦的小子是我瑞雪的大敌,取之性命可以,但羞辱之却不行,瑞雪人的行事准则都忘了吗?你可真是该打!”

  几个人正说话间,角落处一个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的人突然踏前一步,走出了小队阵列。

  有人在后面喊他。

  “赵澎,你干什么?赶紧回来啊!”

  也有人伸手想要拉住他,却被他轻飘飘的一错身子给躲了开来。

  “快回来啊!莫说队长的战斗你根本帮不上忙、插不上手,就算你这能插得上手,你也不能上去啊!队长最厌烦的就是不公平的战斗,哪怕是输,也要输的光明正大!”

  “输什么输?你傻了?这场战斗在队长手中根本就是信手拈来!不可能输得!所以赵澎,你这个时候上去也就是添乱,还会惹得队长不快?!”

  “赵澎,别犯傻了,快回来啊!惹怒了队长,你回去打算关禁闭吗?”

  被称作赵澎的青年人面庞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他默不作声的继续朝前面走去,不管后面小队的同伴如何喊叫,全都充耳不闻。

  有人觉得他的状态不太对劲,想跟上来,却发现自己的脚步居然已经动不了了!

  他们八个人居然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目视着赵澎的背影远去。

  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明所以。

  面庞僵硬的赵澎伸手在脸上微微一抹,脸上仿佛有一层薄膜被取了下来。

  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居然是瑞雪城主赵舞珏的唯一弟子,无法选择本命剑的“瑞雪废人”赵奕晗。

  这一路之上,他居然都是假扮成了赵澎的模样,紧跟在队伍之中,来到了这里。

  此刻,他背对着其他瑞雪队员,所以一时之间也没人看出他就是赵奕晗。

  场中战斗的二人迫于“胶着”的战斗,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分神观察四周。

  所以直到赵奕晗的身影走到了战场中心,秦赵二人才注意到了他。

  在他们二人的视角之中,因为速度的不断飙升,他们周围的空间景物正在不断变换。

  但在变幻的景物之中,唯一不变的就是针锋相对的对手。

  恰此时,二人的视角余光之处,突然见到了一个电速射来并不断放大的黑影。

  二人同时吃了一惊,刹那之后,一道身影横在了他们二人的中间。

  轻飘飘的两只手掌仿佛没有携带任何力道,但却轻易地将他们焦灼的战斗暂停。

  二人全都倒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

  气喘吁吁,拄剑而立。

  赵奕晗也飘飘然落地,没有激起半点声响。

  他站在秦赵二人的中央,淡淡道。

  “别打了。”

  秦衣先是瞪大着眼睛分辨了一下,认出对方是谁之后微微吃了一惊。

  赵,赵奕晗?

  他居然也来了?

  难道也是来杀我的?

  一个赵赫就已经让他感觉力不可支了,再加上背后还有八名瑞雪队员……眼下,再加上一个赵奕晗。

  他的胜算直线降低。

  但却并不是意味着他只能选择被迫就擒。

  方才,他选择的是最保守的战斗方式,而且,他一直在隐藏着没有亮出来的东西,才是他真正的杀手锏。

  也是他父亲那日与他解释完之后,留给他的东西。

  只不过出于一些原因,他父亲和他说过,如果不是必要的时候,决不能将这些隐藏的杀手锏亮相在瑞雪城的面前。

  这个隐藏的杀手锏,能够让秦衣在一定程度上保住性命。

  所以秦衣并不怕对方群起而攻之。

  他现在只是想搞清楚自己无法理解的那些问题而已。

  包括小童的身份,赵奕晗阻止这场战斗的目的等等……

  同时,他也想试探一下看看瑞雪城的这支精英小队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家人的去向。

  以防后患无穷。

  他微微定神,提剑在手,警惕地盯着赵奕晗,生怕赵奕晗突袭。

  但赵奕晗却看都没看他,反而转向了另一边的赵赫,嗓音淡淡的道。

  “你们回去吧,雪儿还需要你们保护,没有老师坐镇瑞雪,现在的瑞雪城并不安全。”

  “你们应该做的是保护好瑞雪城,而不是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

  赵赫脸色一变。

  虽然赵奕晗的出现出乎他的意料,但却也不是无法接受。

  毕竟赵舞珏是赵奕晗的师父,而秦衣父子乃是伤害赵舞珏的元凶。

  赵奕晗会想要亲手报仇毫无问题。

  但他没想到赵奕晗第一句话居然是冲着他说的。

  内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突然冒了出来。

  他斥道。

  “赵奕晗,你什么意思?”

  赵奕晗面无表情。

  “连人话都听不懂了?”

  赵赫眉头紧皱,剑尖前指。

  “你莫非是要护着那重伤城主的凶手?!赵奕晗,我还真是看错你了!”

  “我本以为你虽然无法拔取本命剑,但至少你还是瑞雪城的一员!至少你还是你师父的徒弟!”

  “却没想到,城主刚刚出事,你便做出这种忘恩负义之事。”

  赵奕晗神色未变,只是盯着赵赫。

  “我赵奕晗的行事准则,还用不着你来质疑。”

  “我不想对同门出手,而且,你应该有自知之明,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赵赫瞪大了眼睛。

  “你,你居然真的执意要护着这个姓秦的小子!赵奕晗,你莫不是疯了?!”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瑞雪城上生你养你,城主传授你剑道,你不思报恩也就罢了,你,你,你居然……!”

  “你就不怕我将这件事情回禀长老殿和总教习,将你赵奕晗,逐出瑞雪城!?”

  赵奕晗依然毫无反应,只是缓缓抬头看了看天空,嗓音平稳的道。

  “你口口声声说我是瑞雪城的一员,你们一个个如同圣人一般教训着我如何行事。”

  “但你们的内心何曾将我当做过瑞雪城的一员?”

  “我赵奕晗,此生,不是为了瑞雪城而生,也不是为了瑞雪城而活,我……是为了我自己。”

  “瑞雪城,不属于我。”

  赵赫满脸的气急败坏、质疑之色。

  指着赵奕晗怒道。

  “疯了!真是疯了!赵奕晗,瑞雪城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做这种背信弃义之事!”

  “当日城主收你为徒之时,我便认为城主是识人不明!”

  “一个连本命剑都拔不出来的废物,怎么配做城主的弟子!?就算你再优秀,修行再刻苦又如何!?”

  “你拔不出本命剑这就是事实,这就说明你并非大气运之人,更非瑞雪之翘楚。”

  “你,天生反骨!你乃是瑞雪城的叛徒!我早该想到了!你无法拔取本命剑就是证据!因为你根本配不上瑞雪城的神剑!”

  随着他的骂声响起,后方还有些发愣的瑞雪精锐队员们,也都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

  一时间,对赵奕晗的骂声四起。

  诸如什么“我早就看出来你不配”、什么“该死的叛徒,人人得而诛之”等等。

  怎么难听怎么说。

  那些话听在秦衣一个外人、旁观者的眼中,都感觉到心里一阵寒意。

  明明都是一城之人,明明都是日日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亲人,怎么就能说出这么难听的话?

  而且,赵奕晗根本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只说了自己不属于瑞雪城而已……

  也没说就要当叛徒、背信弃义一类的,更没说要维护秦衣。

  怎么就被定性为是叛城?不配做瑞雪城的人了?

  这些话说出口来怎么就这么顺?

  一点卡顿都没有?

  就好像早就在心里酝酿了很久?

  就好像……从前一直都是这么觉得、这么想过的……?

  秦衣内心都会产生出如此复杂的心情……

  更何况是当局者的赵奕晗。

  可当他看向赵奕晗的时候,却发现赵奕晗的脸色依旧淡定,就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份定力,起码在秦衣看来,远远不及。

  难道是,类似的事情他已经经历过太多太多,已经习惯了……?

  赵奕晗环视他们一圈。

  “我不想重复多说,曾是同门人,我不会对你们出手,但你们也别逼我。”

  “仔细想想我方才的话,现在瑞雪城正值空虚,去做你们应该做的事吧。”

  “别跟着雪儿任性胡闹了。”

  赵赫满脸鄙夷。

  “你还有脸提小公主?!你……”

  赵奕晗纹丝不动。

  “再废话我要动手了,给你们三个呼吸的时间,立刻离开。”

  赵赫满脸怒火,但他身为一个精锐小队的领队,绝不是能够完全被怒火主宰而失去理智的人。

  相反的,赵奕晗的每句话他都在思考。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有赵奕晗在,他们就算围攻也一定是得不偿失,最后未必能够擒下秦衣。

  而且他们这边八成也会损失惨重。

  身为队长,他得以大局为重。

  不能以过分的损失换取一小部分收益,这是得不偿失,绝不明智。

  现在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去分舵求援,聚集足够的人手再卷土重来。

  可赵奕晗说的并非全无道理……

  瑞雪城现在的情况确实堪忧。

  尽管一直在封锁有关秦出大闹瑞雪城的消息,但纸是包不住火的。

  而且,雪阻深处有很多实力深不可测的鬼怪妖兽,没有赵舞珏坐镇……

  现在的瑞雪城,的确不是和分兵作战,而应该先集合在一起共度艰难。

  尽管心中再不甘心,他也只能就此放弃这次行动。

  回去关禁闭,也比全军覆没强。

  他一咬牙。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