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以阴府镇阳间 > 第449章 无伤回归(二合一)

  忘忧关之巅,孟无伤与赵吏两人屹立帝关之上。

  孟无伤沉着脸,他望着赵吏,没好气道:“你不在长乐关呆着,跑我这干什么?”

  赵吏咧嘴一笑,开口道:“孟无伤,我来当然是恭喜你了。”

  “你珍藏的好酒呢?拿出来喝两盅,嫁妹这天大的喜事,不庆祝庆祝。”

  孟无伤脸更黑了,提起嫁妹,他心中就发堵,总感觉自己吃亏了。

  养了这么多年的妹子要嫁人了,心里空荡荡的。

  “赵吏,你是存心的吗?”

  “是!”

  孟无伤……

  就在忘忧关之巅两位镇关使斗嘴之时,五大界之一的大佛界。

  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内,众多金身罗汉皆盘膝坐于大殿内的众多金色蒲团之上。

  他们个个宝相庄严,浑身金光璀璨,绽放宝光。

  整座大殿恢宏大气,气势磅礴,上方一位慈眉善目的佛陀盘膝坐于大殿之上。

  那佛陀面露威严,不怒自威,他生有三目,眉心间那只眼睛一直闭着。

  此时,大殿内一位身披袈裟的佛陀走了进来,他面目和善,但双眼中却流露出一丝凝重,他脚步很快,瞬间便到了大殿之内。

  “邱怀拜见三眼佛。”邱怀向着三眼佛施礼。

  三眼佛,大佛界一位强大的佛陀,实力仅次于大佛主,如今大佛主闭关,有他暂掌大佛界。

  “邱怀,何事?”三眼佛开口,声音恢弘,传遍大殿。

  大殿内所有罗汉皆望向邱怀,面露疑惑。

  他们都知道,邱怀一直潜藏在大阴阳界,此时分出佛身前来,想必应该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禀告。

  “三眼佛,邱怀确实有事禀告。”

  “善哉善哉,邱怀,你忍辱负重,潜藏大阴阳界,为我五大界谋取福音,我佛敬佩。”

  “三眼佛过奖了。”邱怀缓缓道。

  “本僧此次前来宝殿,是想禀告三眼佛,我们的机会来了。”

  “此话何意?”三眼佛面色一正,开口道。

  “三个月后,是阴天子与孟女的大婚,到时候阴间玄关必定空虚,我五大界可在那时出兵,一举攻破玄关。”

  邱怀双目中闪烁寒芒,他望向三眼佛,继续道:“一旦我五大界进入阴间,区区阴天子何足挂齿。”

  随着邱怀此话说出,大殿内所有佛陀皆沉默,上方,三眼佛目光闪烁,有金光射出。

  他望着邱怀,开口道:“邱怀,这消息确定吗?”

  “确定,如今整个阴间都在为三个月后的婚礼准备。”

  “阴天子与谁成亲?”

  “孟女!”

  “孟女?”

  大殿内传出阵阵惊呼声,他们万没想到,阴天子竟然要与孟女成亲。

  孟***间第一神女,不知惊艳了五大界多少俊杰。

  此时竟然与洛天成亲,这让无数人伤神。

  “呵呵,阴天子要娶孟女,有意思!”

  三眼佛面露微笑,他目露寒芒,闪烁慑人光泽。

  “邱怀,你继续蛰伏,此事重大,我需要禀告大佛主。”

  “明白!”邱怀点头,随后退出大殿。

  此时,五大界负责人都收到了消息,三个月后,阴天子与孟女成亲。

  他们都在谋划着,当日洛天在玄关处斩了他们众多第一层次的强者,让他们损失惨重。

  哪怕是帝境,也陨落了两位,五大界一直在准备着,要给大阴阳界致命一击。

  此时此刻,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个机会,大婚之时,九大玄关帝者绝对会去参加婚礼。

  就算他们留守一半,也断难以抵挡五大界联军的进攻。

  五大界主都收到消息,最终决定,三个月后,讨伐大阴阳界。

  对于阴天子,他们都忌惮不已,毕竟,无数年前的那次推演,让他们至今不敢忘怀。

  而且阴天子这些年的作为,也让他们看到了他的潜力,让人生畏。

  若再不扼杀,要不了多久,将没人制衡的了他。

  因此,五大界决定,大婚之日,便是攻破玄关之时。

  此时,阴间落城,所有空闲的神职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阴天子成亲,对于地府来说,乃是天大的喜事,所有人都很用心,准备着一场盛宴。

  洛天这些天也没闲着,他在一座阴山之巅盘坐,一直在感悟肉身。

  这具身体蕴含着恐怖的力量,但此时的他根本不能发挥出来。

  他能催动的,则是与他境界相对应的一部分威能。

  啪啪!

  洛天尝试冲击枷锁,但体内传来啪啪声,以及厚重的轰鸣声,一种无形的枷锁依然压制着他。

  洛天眉头微蹙,他有种感觉,那种枷锁快要被冲破了。

  只差一道因果线,若能再斩断一道因果线,这枷锁必破。

  洛天心中喃喃,他抬头,望向阴间边荒,随后又摇头。

  边荒此时也没有帝者了,就算有,也不一定就是与他有因果线之人。

  只有五大界的古帝才参与了那场诅咒,后来晋升的帝者,都没有参与。

  良久,洛天叹息,他知道,阴间绝对还有五大界古帝蛰伏,但对方不现身,他很难将对方找出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便是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洛天修为再有所精进,虽然依然没能突破,但他的力量经过沉淀,越发强大了。

  地府各大神职一直在准备着聘礼,虽然过去了一个月,但依然没有准备妥当。

  在崔珏亲自负责下,地府各司神职皆忙碌着。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一个多月,此时,距离洛天与孟女成亲只剩下了十天。

  此时,边荒忘忧关,孟无伤立于忘忧关之上,他脸色凝重,望向阴间天地,双目中有一丝期盼。

  “无伤!”就在此时,八道身影降临忘忧关,正是八位镇关使。

  他们个个面露微笑,望着孟无伤。

  “孟无伤,怎么了,想家了?”赵吏揶揄道。

  “哼!”孟无伤冷哼,“是又怎么样?”

  “哈哈!孟无伤,还不快谢谢我,我帮你说了情,你可以暂离玄关,回阴间忘忧山。”赵吏笑道。

  孟无伤一惊,望向另外几位镇关使,急促道:“万万不可。”

  “无伤,放心回去吧,玄关有我等足够了,若不是赵吏提醒,我等还真没想起来。”此时,平心开口道。

  “让赵吏和霓裳陪你一块回去。”

  “哈哈,我早就想吃喜酒了。”赵吏笑道。

  孟无伤瞪了赵吏一眼,低促道:“你真是多嘴。”

  “你……”赵吏脸黑,“孟无伤,我真想掐死你。”

  孟无伤白了他一眼,望向平心,道:“几位,虽然孟女要成亲,但玄关太重要了,我等若回阴间,玄关必定空虚。”

  孟无伤脸色凝重,继续道:“我怕五大界突然发难,来不及回援。”

  “无伤,放心吧,你只有这一个妹妹,她嫁人,你怎能不在身边。”

  孟无伤脸色郑重,说实话,他很想回去,但是玄关太重要了,乃是阴间的门户,一旦失手,对阴间来说则是灾难。

  “算了,再等等吧!”孟无伤叹息道。

  闻言,众人没再说话,孟无伤的顾虑他们都理解,他们何尝又不是这般顾虑。

  但孟女嫁人,孟无伤身为哥哥,确实需要回去看一下。

  几日后,几位镇关使再次找上了孟无伤。

  此时,孟无伤依然立于帝关之巅,双目深邃的望着阴间深处。

  他们当然知道,孟无伤目光尽头,则是那座忘忧山。

  “无伤,我决定了,为了你能回去,我亲自前往混沌深处放哨,只要五大界敢来,我便能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回来。”此时,觉魄低沉道。

  “这……”孟无伤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他心中感动,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别这个那个了,孟女马上就要出嫁了,你在墨迹就跟不上了。”

  “就是,无伤,别婆婆妈妈的了,我陪你回去。”此时,曼霓裳开口道。

  “我也去喝个喜酒!”赵吏嘿嘿笑道。

  “喝喜酒不随礼的么?”孟无伤望向赵吏。

  “曼霓裳都没随礼啊。”

  “赵吏,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曼霓裳是孟女未来的大嫂,随个什么礼?”觉魄撇嘴道。

  “觉魄,你找打吧?”曼霓裳瞬间俏脸通红,地骂道。

  “哈哈,懂了懂了,我随!”赵吏大笑,“贺礼早就准备好了。”

  说着,他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一个璀璨的珠子。

  “佛陀舍利!”几人心惊,“帝境的佛陀舍利。”

  “对!这佛陀舍利我存了很久了,本来打算给我儿子用,现在便宜你了。”赵吏笑道,将那舍利子递给孟无伤。

  孟无伤脸黑,大骂道:“赵吏,你占我便宜?”

  “哈哈!”几位帝者皆大笑不已。

  “无伤,我等虽然无法回去,但也准备了贺礼。”几位帝者说道。

  他们纷纷拿出了一些宝物,交给孟无伤。

  “多谢诸位了。”孟无伤抱拳。

  随后,觉魄出关了,深入混沌深处,打探五大界军情。

  孟无伤等人也出发了,向着阴间忘忧山走去。

  此时此刻,忘忧山之巅。

  几位婢女正在忙碌着,为孟女梳妆打扮。

  一日后,便是孟女出嫁的时刻,他们在精心帮孟女准备着。

  孟女双眼朦胧,此时此刻,她心中竟然无比思念哥哥。

  但她知道,孟无伤镇守玄关,根本不可能回来。

  她也知道,孟无伤此时应该在玄关之上看着自己。

  此时,孟女一身嫁衣,她头戴凤冠,红唇贝齿,立于忘忧山之巅的阁楼之上。

  就在此时,忘忧山之外有强烈的帝境波动弥漫开来,孟女惊喜,猛然抬头,随后双目暗淡下来,略显失望。

  “怎么?孟女妹子,你似乎不太欢迎我二人啊。”两道身影出现在忘忧山之上,正是九幽与陈莫两位狱主。

  “二位狱主说笑了,怎么会不欢迎呢。”孟女开口道。

  “还真是,这孟无伤真是不会做哥哥,这么大的事,他竟然不回来。”陈莫狱主叹息道。

  “就是,真该挨揍。”

  “我哥责任重大,难以走开,回不来也很正常。”孟女开口,声音清冷,但却蕴含着淡淡的失望。

  “孟女妹子,明日就是你与阴天子大婚之日,我二人也没准备什么太贵重的贺礼,这是两门帝境秘术,你收好,将来传给孩子们。”

  孩子们……

  听到这三个字,孟女俏脸微红,道:“两位狱主客气啦。”

  “孟女,我们就先走了,明日再来送你。”九幽与陈莫两位狱主叹了口气,身影消失在了忘忧山。

  望着两人离去背影,孟女微微叹息,随后身形一闪,出现在阁楼之巅。

  她静静地坐于阁楼之上,双手托腮,望着苍茫虚空中那轮血月。

  阵阵阴气化为一道道鬼影自虚空中飘过,血月绽放光泽,磅礴的鬼气被染上淡淡的血色,凄艳绝美。

  明日便要大婚,孟女心中波澜不定,虽然很开心,但也略显失望。

  大婚之日,自己唯一的哥哥却因为责任在身,无法前来相送。

  她虽然理解,但心中依然失落。

  阁楼之下,几位婢女感觉到孟女的状态,皆摇头叹息。

  “神女殿下似乎有心事。”一位婢女轻声道。

  “可能是无伤帝没有回来,殿下心中失落吧。”

  几位婢女为孟女赶到伤心,但他们也做不了什么。

  此时,孟女抬头,望向忘忧关方向,她知道,孟无伤可能真的回不来了。

  “哥哥,我不怪你!”孟女清冷,这一刻声音有点颤抖。

  就在此时,三道身影自孟女目光尽头缓缓浮现,向着忘忧山急速而来。

  “唉!都出现幻觉了。”孟女抿了抿嘴唇,自嘲一笑。

  此时,有强烈的波动弥漫而来,浩浩荡荡,带着一种浓烈的情绪。

  “那是……”几位婢女惊呼,满脸不可思议。

  “无伤帝!”

  孟女双眸一闪,绝美的脸上出现一丝错愕,紧接着便是惊喜。

  “哥哥……真的是你吗?”孟女双目中有水汽蒸腾,她娇躯隐颤,心中波澜不定。

  “孟女!哈哈,哥哥回来了!”孟无伤大笑,声音浩瀚。

  “哥哥,真是你?”孟女起身,两行清泪自双目中淌落。

  “哈哈,妹子,是我!”孟无伤速度越来越快,此时已经到了忘忧山之外。

  “你看,你霓裳姐也来了。”孟无伤望向曼霓裳。

  “还有你赵吏哥!”赵吏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