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都市小说 > 姜酒里 > 第八十九章 玩不起,别玩啊

  一场精彩的赌约,少不了一个优秀的赌徒。

  赌谁更爱谁,赌谁更卑微。

  不是被人泼了满身是酒,就想着喜欢着的人能够回头,不是棋逢对手,不在一个段位,再怎么努力,他始终会放手。

  不是姑娘的错,不是你不够好…只是开始,你和对手,就不存在什么势均力敌。

  所以,这一局还是流局算了。

  “滚!不准欺负我的小交警。”

  19岁的年纪,遇到一只像猫儿的女人,敏感,对不喜欢的人爱答不理,遇上喜欢的人,则爱得忘乎所以。

  最喜欢的,就是呲起牙,发出怒气冲冲的喵鸣叫。

  如果有人懂猫语,就会知道她是在朝这群令人作呕的富家子弟说:

  「敢吓到这个怕疼的小交警,我就挠死你们。」

  无视四周笑得前仰不止的人。

  有醉鬼,瘾君子,漂亮女人,帅气迷人的男人,性感的女招待,猥琐的富二代…

  络绎不绝,悄悄包围。

  可阿姆的眼里,只有眼前这个情绪不断崩溃,又张开手,想着保护自己的傻姑娘。

  他发现,紧贴她娇躯的深红色礼裙,由于湿透的缘故,在这个肮脏不堪的地方,显得色调格外的显眼,明艳。

  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她好纯洁。

  于是忍不住低头,轻轻抖着肩膀,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想笑,在抬起头来时,情不自禁的喟然长叹:

  “我理解的纯洁,是不用假装听不懂别人的话,不用掩饰对某个人的喜欢,或者厌恶,是能够掂量出这些崽子们所说的‘阿嘎西,你好正点’‘喔莫,kiyo(可爱)’,‘我养你啊‘‘喔莫,耶波(漂亮)可以抱抱你吗?’之类的言语中有多少是真心实意,有多少是肾上腺素指使的兽欲…”

  崔真理的眼眸蒙上一层雾气,浮现的,是断断续续还残留在过去的回忆。

  疯狂的,开心的,难过的,让她的身体和灵魂仿佛在逐渐分离,

  姜先生的冷嘲热讽依旧还在继续,像是小刀划在崔小理的心间,形成明艳的伤口,不断提醒她,其实姜时生也是个“小坏人”。

  现实的刀尖,已经悄悄瞄准了她的心脏。

  阿姆先一步一把拉开她,躲过致命的暗算,夺过袭击者的尖刀。

  “啊!”

  在一阵哀嚎声中,将此人手腕一折,朴实的直踢将人踹飞,狠狠砸在泳池里,顺带反手撕开了一条手袖,随意帮自己包扎了新的伤口。

  动作轻松写意,实则凶险万分。

  他低下头,皱着眉,一边将袖带打了个蝴蝶结,一边表情稍显怪异,看着躺在地上,晕死过去的“猪”,和身材瘦高,正在泳池里捂手挣扎,惨叫着的“水猴子”,一头雾水。

  现实不是西吧的拍电视剧,穿着白衬衫,打群架哪来的一层不染,轻松写意,动手之后双手插着兜,一幅狂拽霸气吊炸天的模样。

  搞笑呢!早防着人偷袭暗算呢!

  看到如此场景,富家子弟,艺术卷发男感到不快,只是看到同伴被愣头青般的少年瞬间解决,蠢蠢欲动的心思又压了下去。

  但气势上,不能输。

  “你知道wuli是谁吗?你知道惹了我们是什么后果吗?呀,哪怕被你走出去又如何?你以后的社会生活,会被我们搞得痛不欲生的,莫拉(不知道)?!”

  恐吓,狠毒的言语响彻这小小的世界里,两人视若无睹,走在灯火阑珊的玻璃栈道上,阿姆的表情依旧冷得可怕。

  身体变凉,右手被人握着。

  湿漉漉的液体滑过脸颊,划过手臂,直觉告诉自己,那是眼泪。

  “还愣着干嘛?跟我走…”

  她明明不想拖累,身体却跟着姜先生在走。

  她选择沉默不语,因为沉默中没有拒绝。

  他明明嫌弃自己,又不肯放弃崔小理,任由她自生自灭。

  但阿姆的语速愈发快速,跟唱Rap似的,口音和语调带有独特的节奏感,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着崔小理,劈头盖脸地骂道:

  “为什么不说话?你到底有没听懂之前说的话?!不怕?大爷我明明怕死了,还要假装不害怕…”

  “哈哈,大发!呀,说话这么好听有趣,真的很有魅力,我很好奇,这是你们釜山男人的传统吗?”

  一道悦耳动听的笑声,姜先生循着声音看去,待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个陌生的少女后,他的眼神,变得格外冷漠和烦躁。

  “莫?那打断话的习惯,不礼貌的行为,是你们这些有钱人的传统?”

  “我的传统?要给你看看吗?”

  精致的脸孔,高挑的身材,深邃的眼眶,混血儿般出众的气质,这个不输顶级明星的男人,此刻乖乖坐在高凳椅上。

  说话的,则一名戴着纯白色,木槿花耳环的少女,此时笑意嫣然的说着话,手上却拿起一条布满花纹的纯色纱巾,披在凳椅男伴的脸上,仅仅露出性感的嘴唇。

  她侧头看了阿姆一眼,俏皮一笑,然后低下头,挑起裙下之臣的下巴,温柔地将一只“小玩意”放进了他性感的嘴唇里。

  骨头很硬,饱满的肉质一时难以吞咽,表情痛苦万分,只能囫囵吞枣地吞下去,随之,是一种非常难以形容的刺激味感。

  “美味的难以言喻,不是吗?”

  “唔…”

  “再来一个吗?”

  “内。”

  如果不是众人从那个男伴的口中,隐约听到一丝极为微小的“叫声”,他们一定会以为少女是在喂他吃什么绝世美味。

  眼神里藏着一丝浓浓的,毫不掩饰的忌惮金大孙和长发艺术男后退了一步,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他们,表情说不出的怪异和别扭。

  为什么要那个“幸运儿”披上丝巾?

  只是因为,他吃下的“小玩意”——它的叫声太过好听悦耳,人们觉得太残忍,才出现了蒙着头吃的方法而已!

  骨头很硬,第一只,是囫囵吞下去的。

  但正确的食物方法,是要划破自己食道,就着血吞下去才美味,所以又吃了第二只。

  自己的血,和鸟的血一起吞下,这种交融的快感让人欲罢不能。

  钱多了自然会解放某些被封锁的欲望,人性是最无解的,尤其喜欢赶尽杀绝。

  现在已成濒危物种,在富人圈里,是非常珍贵奢靡的“活物”,有价无市。

  这个从来没吃过这种“食物”的男伴,嘴边缓缓流出不知名的血滴,表情似享受,似回味,似难受,根本难以言明。

  “堕落吗?”

  “内!大小姐。”

  长着一张明星脸的男人,唇齿残留着血腥,看着少女的眼睛里,满是病态的迷恋和愉悦。

  看得一部分人眉头紧皱,浑身不自在。

  因为又有谁知道,起先,原本的他,也是身边众人心目中高冷禁欲的男神呢?

  堕落?

  这就是这个圈子,最怪异的地方…

  开始,圈子外的自己,憧憬它。

  于是少女带他进来,等理解这个圈子的规则之后,会憎恨它,就像这满地的药物,坏东西,才有让人上瘾的作用。

  最后习惯,结果,自己离开不了她。

  这就是堕落!!

  如愿以偿听到喜欢的回答,戴着一对“国花”耳环少女才转过身来,朝着面无表情的阿姆,露出了纯真无邪的笑容。

  “知道我为什么要为他蒙上丝巾吗?如果回答让我满意的话,我就不杀你,也不追究你打扰我兴致的罪名,千万不要以为我开玩笑喔,偶吧?”

  姜先生“哈”得忍不住笑了一声,凶神恶煞地对着多管闲事的陌生少女凶道:

  “大小姐?喔莫,仁治时代吗?搞笑呢!呀,小妹妹,偶吧我这个穷鬼,没时间陪你拍什么舌尖上的大小姐…”

  在少女忍俊不禁的眼神中,姜先生笑得越发厉害,忍不住捂住了肚子。

  然后余光轻瞥间,不小心看见了她身边的数十人,竟然默默掏出了制式电棍,脸色猛地剧变,立马一声“喔哟古”,连忙换了个语气:

  “姐!因为这个是吃的,是活着的,很罪恶,怕上帝看到,所以得遮住偷偷吃,对吗?比如我,就是渴望血腥,又害怕报应的胆小鬼!”

  那个被数十人簇拥的少女,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看着逐渐给人围堵,形成一道包围圈的少年,直接抢过话出声提醒道:

  “噗嗤,Bingo!喂,男孩纸在外面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呀,对吧,胆小鬼?”